二零零七年七月三日(二)陰

短篇愛情小品《歲月的童話(四)》本故事純屬虛構

第五章      十分.愛    

      由一九九五年起,每逢大時大節,博文刻意推搪國生、美莉的邀約,不再做電燈膽的角色。目的想替他們凝聚二人甜蜜約會,製造更多相處的機會。

      國生、美莉洞悉博文的先機,明白到他的苦心。縱然千般不捨昔日三人行的日子,無奈只好依照博文的意思,在每月定期的約會他才出現。

 

      一段浪漫的愛情,需要恆久不變的真心,從邂逅那刻開始,逐漸成為情侶。經過熱戀期、穩定期及平淡期,由濃情化不開,轉化為淡如清水般。要怎樣維繫,絕對是一門高深的學問。

      一九九七年六月三十日,晚上九時,銅鑼灣時代廣場大電視下。博文主動相約國生、美莉在這裡等候。已經有一大堆人群聚集,將行人道上擠擁得水洩不通。他們好不容易找到有利位置站好,待凌晨十二時,見證歷史時刻。

 

凌晨十二時      港島中環添馬艦總部:

      香港進行政權移交,正式結束英國殖民地統治,回歸中國的懷抱。英國旗徐徐落下,升起中國旗幟,隨風飄蕩正紅旗下,一片喜氣洋洋的氣氛。大電視下的人群,目不轉睛盯著整個儀式,感到身為中國人而驕傲!

 

凌晨十二時三十分      時代廣場空地:

國生對博文說:「剛才整個回歸過程莊嚴肅穆,又有大群人們一起見證這歷史時刻,令我們身為中國人而自豪,博文你有沒有同感呀!」

博文開玩笑對國生說:「我當然有同感啦!尤其末代港督彭定康,舉家乘郵輪返英。董建華特區政府成立,標誌著新世代的誕生。

你叫鍾國生並非鍾國仁(中國人)呀!不過我認同你的說法,我都是生在香港的,中國香港人!哈哈!不如你將來的孩子,叫鍾國仁也不錯。」

說這句話時,博文雙眼的焦點,投射在美莉身上。

美莉隨即意會道:「博文,你這鬼靈精!幹麼用這種眼神來看我呀!我何時說過,要嫁給國生替他生孩子。不教訓你一頓,還不知小妹的厲害!話語剛停,美莉飛身追打博文。」

 

 「我投降以後不敢了!美莉饒恕我好嗎?可是有句真心話,不知妳是否想聽呢?」
博文試探美莉說。

「有何話說,不妨直言。」美莉笑著率直道。

「妳單憑我一個眼神,便能想像到那麼多的東西來。我猜想妳恨嫁國生,恨到發燒了。而國生恨娶妳,恨得馬上要娶!」博文故技重施作弄美莉道。

美莉尷尬苦笑道:「博文,連你都這樣取笑我,說我非他不嫁是嗎?好!我偏偏要跟你打對台,以後別要說,我是國生的女人,知道嗎?」

此話一出,嚇得國生冒出一身冷汗來。

 

「美莉千萬不可呀!是我活該我犯賤!我胡說八道!妳如何罰我都好,國生是無辜的,不要牽連他。」博文負荊請罪道。

美莉看見博文這樣認真,那表情很滑稽,忍不住噗哧笑了。

 

美莉對博文說:「我跟你開玩笑,就緊張到這樣子,那麼現在你明白,被人戲弄的滋味是怎樣?我並非真的生氣,而是有些事,旁人如何說便要跟著做,難道沒有自己的主見嗎?不過都要罰你,明晚看煙花,你一定要出現!」

博文向國生美莉各看一眼,沉思一會兒道:「誰叫我禍從口出,美莉說怎樣,我就怎樣,水裡去火裡去。」

 「我和國生約定你,明晚七時三十分,尖沙咀海濱長廊等。不見不散呀!好朋友。」
美莉緊握博文雙手囑咐道。

美莉在國生身旁道:「看你驚訝的表情,以為我真的不要你,傻豬仔我捨不得你。不用驚,我錫番你啦!」這刻國生溶化在美莉柔情一吻中。

 

      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(回歸日)晚上七時三十分,尖沙咀海濱長廊。博文在七時二十分,到達等候國生、美莉。過了一會兒,他們雙雙出現。八時正有煙花匯演,於是三人找了文化中心的位置,站好靜心守候。

 

晚上八時正        維港兩岸上空:

「歷時半小時的煙花匯演正在開始,幕幕不同的煙花璀璨奪目,形形色色琳瑯滿目,令人們看見目不暇給。還不時聽見嘩嘩叫聲!現場的氣氛,比看電視直播,感受不一樣。」博文看見現場煙花,興奮憶述道。

      博文不經意的回頭,看看身旁的國生、美莉,已緊緊擁抱在一起,還情不自禁地接起吻來。此種浪漫情景,也怪不得他們。不過我有點尷尬,趁他們還不察覺時,將目光放回煙花上。

      煙花放完後,國生、美莉還在陶醉著。要博文出手拉國生的臂胳,他才會意,然後三人紛紛離開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學文 的頭像
學文

學文文學館(出品社)

學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