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作發表日期: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(二)雨
原作創作日期: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(二)陰

(中篇)偵探推理小說—狄克探案系列
狄克探案(三)天生復仇【玖】本故事純屬虛構

       家齊收到麗凝的手機訊息沒多久,他快速完成手頭上的工作,連忙離開「重案組」第二隊辦公室。他準備動身前往醫院,察看他的莫逆之交——狄克的傷勢。
       家齊跑到警署停車場的專用泊車位,取回他的萬事得四門轎車。他飛身坐上駕駛座,插上車鑰匙開動引擎,雙手緊握方向盤,右腳踩盡油門,以《頭文字D》藤原拓海式的飄移技術,風馳電掣趕赴醫院。家齊希望趕得上在狄克做手術之前,陪伴狄克多一點。
       中午十二時許,車子行經醫院附近,家齊把車子停泊在不會阻塞走火通道的空地上。下車後,他迅速鎖好車門,往急症室附設的手術室的方向走去。他來到手術室不遠處,正想步近。發現蘇怡和麗凝坐於手術室門外,一排座位的兩張椅子上,她們捉緊對方雙手的緊張神情,目睹這一幕的家齊,亦覺觸目驚心。
        家齊深呼吸一口氣,逐漸移近到蘇怡與麗凝跟前。蘇怡、麗凝恰巧抬起頭來,正好跟家齊目光相對。家齊輕聲安慰她倆幾句,緊接著詢問狄克現時的傷勢如何。
      「這位男傷者,頭部中槍的位置很深,情況相當危險,他需要做一個緊急開腦手術,取出留在頭部的子彈,我會盡快安排手術室,幫他做手術。
         ……開腦手術始終是大手術,有一定程度的風險。我不能百分百肯定地說,男傷者接受手術後,一定會沒事。因應病人不同體質,就會有變數。手術是現在唯一能夠幫助男傷者的方法。」蘇怡只好將急症室醫生早前說的話,原原本本向家齊引述,家齊聽罷仍猶有餘悸。
 
      「狄克被不知名的槍手伏擊,明顯早有預謀犯案。莫非與數個月前,『江湖格殺令』的傳聞有關。不論有沒有充分證據,蔣天生是脫不了關係。」家齊雖則怒氣沖沖,但仍能保持一貫冷靜的頭腦,暗自臆測。
        家齊小心翼翼追問麗凝當時的狀況:「當狄克駕車駛回停車場泊車位,Zoe(蘇怡)和妳先後下車,妳有沒有見到可疑人物出入停車場,或在狄克身旁不遠處徘徊。他遭到神秘殺手槍擊的一刻,妳在不在他身邊。」
      「我和Zoe下車時,並未見到有可疑人物出現停車場,或在狄克身旁徘徊。我們走到偵探社門外,我的心緒不寧又再加劇。於是,我連同Zoe立刻折返停車場。經過一連串搜索,方能發現中槍倒地的他。槍擊發生的一刻,我並不在他身邊。」麗凝如實道出眼前所見的一切。
       蘇怡像是想起什麼似地道:「家齊Sir,我恰恰想起一件事,可能跟這宗槍擊案有所關連。我與Anita(麗凝)一起折返停車場之際,忽然有一輛黑色摩托車,像子彈火車高速劃成一條弧線掠過。我無意中望到停車場的後視鏡一眼,哪個戴上頭盔駕駛摩托車的人,已經不見影蹤。由於被頭盔阻隔我的視線,因此看不見哪人的臉面,不過從其身材看來是位男性。」
      「謝謝妳們告知我狄克遇襲後的經過,我會依循這些線索作進一步調查。為何妳們坐在這裡,難道狄克的開腦手術提前進行?」家齊飛車趕來這裡,正是為了此事。
      「手術還未開始,但是醫護人員要做手術前的預備工作,一律禁止親友入內探望。我和Zoe才會坐在手術室門外的座位,靜靜守候。」麗凝向家齊講述何以她們不在狄克身邊的緣由。
       尚有一個多小時,狄克要面臨人生一次重大手術。此刻,躺在手術床上的狄克動彈不得,聽覺卻十分敏銳,手術室裡醫護人員忙進忙出的聲音,被他聽進耳裡。於手術室門外乾著急的蘇怡、伍麗凝和原家齊心裡還是非常擔憂,當手術室的燈箱亮起紅燈,開腦手術亦正式展開,三人漸漸默不作聲。

二零零二年四月一日(星期一)
下午二時許    手術室內:
 
       急症室主診醫生第一項工作,就是交代麻醉師在狄克右手臂注入適量麻醉劑,接受全身麻醉。待藥力發作,馬上替狄克進行一項緊急開腦手術,手術歷時六小時。手術是否成功,取決未來黃金六小時。
       醫生打開狄克的頭蓋骨,開始冗長又繁複的手術,取出留在頭部的彈頭,最後將頭蓋骨縫合。狄克的傷勢總算穩定下來,手術可以說是接近成功,但他仍是昏迷不醒。醫生遂安排狄克到深切治療部留醫。急症室護士不厭其煩地解釋,需要替男傷者辦理轉到深切治療部的手續,蘇怡跟隨護士辦妥手續,她趕到深切治療部會合麗凝和家齊,看看手術後狄克的情狀。

晚上八時許    深切治療部:
 
       蘇怡盡量放輕腳步,步進深切治療部。她不動聲色靠在麗凝和家齊站立的隔離區內,凝視病床上昏迷的狄克。他臉色蒼白得近乎沒有血色,暫時需要倚靠呼吸機幫助呼吸,彷似熟睡的憔悴樣子,三位摯友望見如此虛弱的他,不禁搖頭嘆息。

二零零二年四月一日
上午九時許    終審法院:
 
       另一邊廂,蔣天生涉嫌殺害張廣生夫婦一案,判決誤殺罪成監禁五年。被告一方不服刑期,提出上訴至終審法院。獲得終院接納,於同一天上午開庭聆訊。
       代表蔣天生的辯護律師龐立德在庭上質疑,利用風水局可以殺人於無形的說法,有欠公允,反駁上述指控。龐律師請到幾位德高望重的風水顧問出庭作證,解構風水學上的種種謬誤,形勢更一百八十度扭轉,對被告相當有利。審訊預計持續幾天,被告蔣天生上訴能否得直,依然撲朔迷離。

晚上九時二十八分    醫院門外:
 
       家齊與蘇怡、麗凝道別,他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,離開深切治療部。走出醫院門外停車空地,打開他的萬事得轎車右車門,他坐上駕駛座,扣好安全帶關掉車門。車子駛出醫院轉入高速公路,往回家的方向進發。
       突然,一輛黑色摩托車從後趕上,緊隨家齊的轎車,相約一個車位。摩托車司機趁機超速越線,和家齊的車子並列。摩托車司機右手急速揚起,立時聽到很清脆的一聲「吱」,家齊反應敏捷在方向盤上伏低,避開致命一擊。家齊回頭一望,駕駛位車窗登時碎裂,他猜測這個摩托車司機,極有可能是伏擊狄克的殺手。
       家齊從右腰間拔出佩槍,意欲「駁火」還擊。豈料,摩托車司機操控摩托車多次撞擊家齊車子,使家齊失去平衡,未能反擊。
       托車司機一擊不中再度扣下扳機,第二槍勢必命中家齊的頭顱,取其性命,卻打中駕駛座的後視鏡。家齊估計摩托車司機會再發第二槍,及早趴下副駕駛位,雙手保護頭部,盡量貼近地氈。疑似殺手的摩托車司機這雷霆兩擊,仍然殺不了目標人物,他當機立斷將摩托車加速越過家齊車子,摩托車絕塵而去,殺手亦逃之夭夭。家齊想駕車追截,那有殺手的形跡。
       家齊透過碎裂的車窗,茫茫然望向漆黑的無盡夜空,星星依稀閃爍著微光,圓月清晰可見。驟然,颳起一陣凜冽晚風,從破窗吹進車廂內,使家齊機伶伶打一個冷顫。這麼美的夜色,他卻無心欣賞,只能望月嗟嘆。家齊耽擱沒多久,四處追蹤疑似殺手的下落。
       狄克不在偵探社的這段時日,全靠蘇怡、麗凝兩個女生支撐著,逐步完成之前接到的委託案件,盡量維持偵探社日常運作。
       接下來的兩、三天,家齊早上返回警署一直忙碌處理其他案件,蘇怡和麗凝白天在偵探社工作,日落黃昏下班,然後各自趕到醫院深切治療部探望狄克,跟他說說話兒。三人都是一般心思,祈望病床上的狄克能夠盡快甦醒。

二零零二年四月八日(星期一)
上午十一時四十五分   終審法院門外:

       終審法院法官頒下判詞,張廣生伉儷被殺一案,蔣天生上訴得直當庭釋放。蔣天生步出終審法院大門,立即被四周的記者包圍採訪。
       蔣天生面對各大傳媒不諱言表示:「我上訴得直,證明香港的法律是公平公正……」
       蔣天生隨即登上他的房車,由他的司機接載駛回蔣家大宅,途中遇上嚴重車禍。房車懷疑於公路上失控,逆線與計程車迎面相撞,翻側再撞上石墩。房車迅速著火焚燒,不一會發生猛烈爆炸。蔣天生及他的司機走避不及,雙雙葬身火海。


天生復仇   完

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七日修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學文 的頭像
學文

學文文學館(出品社)

學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